<ins id="dhxh9"><big id="dhxh9"><i id="dhxh9"></i></big></ins>

<dl id="dhxh9"></dl>

<sub id="dhxh9"><span id="dhxh9"></span></sub>
<output id="dhxh9"></output>
    <nobr id="dhxh9"><th id="dhxh9"></th></nobr>
    服務熱線服務熱線:15931706007

    公司動態

    今天是:
    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公司動態

    雙螺栓管夾企業對大學學子的終極關懷

     

    在中國,大學學子歷來被看作是國家的棟梁、雙螺栓管夾企業、社會改革的先鋒、民族振興的希望。他們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宋代的太學生陳東、明代的東林學士、清末的公車上書,都曾在中華民族的興衰史上書寫過動人的篇章。五四以來,大學生們更是關注天下興亡,以身作則,成為社會進步的先驅和驕傲,即便是在新中國也敢為天下先,成為社會中不可多得的理想主義者,并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功勛。

    上個世紀80年代末的大學生活是我不曾擁有卻無比神往的。那個時候的大學生關心更多的不是自己的就業,而是一些看上去跟自己毫無關系的問題,譬如尼采的哲學,歐洲思想啟蒙時期的偉大著述,以及對于中國歷史和現實的反思,等等。對這些問題的思考幾乎與任何功利目的無關,但是這種思考卻直接影響著文化和社會的未來,所以被稱為終極關懷。

    20世紀90年代以后,中國大學生的這種雙螺栓管夾企業精神非功利的歷史使命感迅速消退了。大學生面對的就業壓力越來越大,就業被放在了大學生活最重要的位置,對于哲學、歷史、社會等問題的思索變得越來越舉足輕重,甚至如果有人拿一本尼采或者哈耶克的著作去自習室,宿舍的同學還會覺得他是吃飽了撐的。與此同時,淺薄粗俗的東西開始在大學大行其道。北大百年校慶的時候請來了郭富城,復旦百年校慶的時候請來了劉德華,在演藝圈混出點名堂的人輕而易舉就成為了大學特聘教授,而池莉甚至木子美那些矯揉造作的文字也成為了很多大學生心中的文化圖騰。于是,一批又一批的思想侏儒從大學的流水線上生產出來。

    在一個價值多元的時代,任何一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膚淺或者深刻,但是,我覺得大學生有理由讓自己更有深度,也有理由承擔更多的歷史使命。大學生不但應該接受系統的思維訓練,具備獨立思考、深入分析的能力,而且應該用思想的深度來將自己和非大學生區別開來。雖然大學生越來越普遍,但是,雙螺栓管夾企業作為一個整體仍然是我們這個民族的知識精英階層,如果這個群體的人集體性地淹沒在了膚淺、浮躁和低級趣味里,那誰來思考更深刻更宏觀的問題呢?

    要做一個思想深刻的人,以下兩個方面是缺一不可的:第一,多看有思想深度的書;第二,將自己的思想植根于現實的土壤。

    這里所說的書并不是跟專業知識、畢業求職有直接關系的書,而是說哲學、政治、歷史、社會學等多個領域的書籍。不是只有心理學專業的學生才能研讀弗洛伊德,也不是只有近現代歷史專業的學生才有必要翻看《獨秀文存》。這些書籍并不能給你一種直接的工作技巧和專業技能,但是,它們能讓你更好地了解自己、了解社會。古人云:腹有詩書氣自華。此處的書雖然可以做相當寬泛的理解,但是我想應該不是指《ASP網絡開發技術》、《微觀經濟學19講》之類的書籍吧。

    在與柏拉圖為友、雙螺栓管夾企業與亞里士多德為友的同時,還應該與社會現實為友。讀大學的目的不應該只是畢業后能夠勝任一份理想的工作,因為走出校門以后將要面對的不只是一份工作,而是整個紛繁復雜的社會。如果沒有對社會現實的關注,如果自己的視野只局限于自己的利益范圍之內,那他只會被這個社會孤立在非常狹小的空間里。對現實的關注不一定能夠讓你得到什么,社會也不一定會因為你的關注而發生什么改變,但是,如果誰都不來關注,那到底該由誰來推動社會的進步?

     

    滄州力瑞管道設備有限公司   雙螺栓管夾

     

    掃一掃,加微信:

    国产CHINESEHDXXXX中文